9/25 凌晨5:00多入院,一直到14:20JUBE出生,並沒有拖很久,讓我最不舒服的是內診,超級不溫柔,有種被侵犯的感覺,讓我一看到要內診就害怕。

陣痛的過程中因為子宮收縮變慢所以被指派去爬樓梯,只能趁著不痛的間隔爬,痛起來只能原地休息,不過我算是很會忍痛,這樣的痛都還可以接受,開到8公分護士小姐進來準備內診,忍不住跟我說「這麼痛你怎麼睡的著」,這算是神經大條的好處吧。

內診開到8公分護士小姐直接幫我破水(這點很有疑問,大家都是這樣嗎,她直接破水後才跟我講她幫我破水了),感覺到一灘水從體內流出,護士小姐提醒我接下來的痛比前面的痛好幾倍,就在我「剉咧但」的時候陣痛來了,哇咧髒話都想飆出來了,跟前面的痛完全不同等級,這個階段的痛讓我完全忘了前面到底有多痛,現在回想都想不起來,抓起阿閒的手就咬,但理智還在只有輕咬,咬下去有比較舒服的感覺,護士小姐跟我說不能叫不然會沒有體力,我是個聽話寶寶,但最後真的忍不住,叫出來才有比較舒服一點,但也只叫了兩三聲,只能說我的理智太強了,不過心中的O.S沒停過(為什麼要自然產,為什麼要生小孩,我不要生了…等等的),本來護士小姐說破水後至少要一個小時才會生,還好我半小時就差不多可以生了,不過也讓他們有點措手不及,急急把我推進產房,阿閒也是急急的被送進產房,具阿閒表示,護士小姐一直跟他說,快快快,不然來不及了,我也很爭氣的用力三次就把JUBE生出來了。

meiki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